新闻中心

亿欧专访 | “疫”战当前,开源的“蛰伏”与“后劲”

时间:2020年2月27日         类别:媒体报道



[亿欧导读] 希望,开源真的能汇聚最多的力量,共克时艰。

世界卫生组织周一(2月17日)表示,根据中国提供的最新新冠病毒感染者数据显示,目前新增病例有所减少,但就疫情的发展而言,“任何情况都有可能发生”。

疫情防控是一场持久战,更是全民战。

除了做到隔离少聚,补充医疗防护物资,社会各界还亟需疫情信息收集、远程协作等软件的支持。而开源,是更容易促进多方协作的技术选择之一。

比如亿欧看到,不少临时组建的救援志愿群里,经常有未经核实、或已被解决的信息被不断发布,造成信息的反复“造轮子”;而提供帮助的企业及个人也因信息被重复发布,而收到各种求助电话的困扰;物流则因为管理、信息延迟等问题,难以将大量物流高效、精准地运送到需要物资的地方…

所幸的是,一开始的混乱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就有信息发布共享、共建的平台被IT志愿者、科技企业、政府等各界组织和个人搭建起来,形成数据信息的有序化管理。

最近,在全球最大的社交编程及代码托管网站 Github上登入热榜的“ wuhan2020 开源项目”,其功能涵盖防疫信息收集、对接多个平台等;另外,开源中国旗下的研发协作平台Gitee也整理了其托管的7个和疫情有关的开源项目,号召开发者协力完善。

因此,亿欧近日专访了恒拓开源广州分公司总经理刘波,该公司是国内第一家以开源技术进行企业服务的高新技术公司,也是本土首家以开源技术进入资本市场的公众公司。

此次专访,就开源的历史缘由、商业模式和开源的争议等话题进行讨论。开源到底如何能成为众多技术开发者的梦想,又是如何成为开放协作的代名词?它对疫情到底有何帮助?

去IOE、移动互联网兴起,国内开源等到“黎明曙光”

2009年阿里的一场“去IOE”运动,在刘波看来,是国内开源运动蓬勃发展的一个伏笔。

去IOE是指是去“IBM、Oracle、EMC”的简称,其本意是,在阿里巴巴的IT架构中,去掉IBM的小型机、Oracle数据库和EMC存储设备,代之以自己在开源软件基础上开发的系统,整体业务搬上阿里云。

一方面,出于政府、企业数据安全的考虑,必须要把数据库、核心硬件等掌握在本国企业手中;另一方面从成本考虑,中小企业可以拥有自己适配的软硬件基础设施,打破了三大海外巨头的“技术霸权”。

但中国开源的正式兴起,还要等到6年以后的移动互联网时代,当2013年“开源鼻祖”安卓系统进入大众视野,吸引并聚集了一大波软件开发者,“开源才算建立了一个比较通俗易懂的市场认知。”

在此之前,基本上所有的开源都是摸着石头过河

2011年1月初,刘波刚来到恒拓开源,彼时距离恒拓开源创立、摸爬滚打已经5年,但离移动互联网兴起还有2年。

可以说,这正是“国内开源最后的黎明时期”。

恒拓开源的创始人马越认为,开源技术是顺应时代的,也是具有巨大实用性和经济性的技术。“让所有人都认识到开源技术的优点,认识到共享的价值,在更多领域推广开源技术,是以后工作的重点。”

这位创始人的创新理念让刘波觉得,“开源很酷。

恒拓开源整体上经历了各种产品的试水,比如“变色龙”、“考拉”,但因当时市场认知和发展成熟度不够,并未形成大规模推广效应。经过一番探索,最终在航空领域信息化市场率先突围。

随后,他们开始复制航空行业的发展模式、拓宽市场传播渠道,并结合移动互联网的大势将起,依托开源技术和产品,打造了“云平台+解决方案及产品+技术服务+合作生态”的业务链条。

目前,恒拓开源已形成系统的战略格局及行业规模效应,主要为企业提供软件整体生命周期的管理,形成从设计、开发再到运维的闭环服务。

另一方面,恒拓开源针对企业的个性化、开源化需求,也开展了有企业咨询业务,即基于甲方企业发展战略目标与业务规划基础、制定数字化转型蓝图架构,并对各种开源技术进行组合,结合业务形成一套解决方案,满足企业可持续发展需要。

2015年12月7日,恒拓开源挂牌新三板,在同类企业中,恒拓开源是第一家。目前,恒拓开源的主要客户领域包含航空业务、政务行业、汽车行业、电子商务等行业。

多年过去,当亿欧问起当年因为觉得“开源很酷”而加入恒拓开源这件事时,刘波仍然感慨,“当时的选择没错,今后也将一直从事开源这个行业。”

最大的闭源公司收购了最大的开源社区,为何都在开源化?

其实,恒拓开源的创始人马越,曾是红帽中国首席架构师,而红帽(Red Hat)又是凭借开源技术服务成为全球第一个年收入突破十亿美元的开源公司。很大程度上,他提出的开源创新理念都来自他在红帽期间的工作经历。

刘波介绍,开源代表了创新思想,同时,红帽的先例给其他开源企业带来了商业化的模板。

对企业来说,开源的好处不仅是促进技术的进步和开发,开源还为企业减少了研发成本,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了品牌和生态。

对于个人开源代码贡献者而言,在开源社区内拥有品牌的开源项目相当于成为了一个“KOL”,代表着能力的彰显和个人的品牌,因此在开源社区内会有源源不断的技术爱好者,也因此碰撞、诞生了不少优秀的代码.

但,很多人对开源的印象都是“开源即免费”

除了NGO性质的开源交流社区,商业公司如何依靠开源来盈利?

刘波介绍了目前大多数开源公司最主要的四种服务模式:

第一,是多种产品线的交互,包含了企业版(收费)和社区版(免费)两种。个人开发者和企业开发者可以在一个开源社区内依托平台进行代码开发,但这并不代表着所有的开源项目都能上线,还需要社区管理员的后台审核,只有经过审核的开源项目才能面世。

所以社区版是经过审核的开源项目集成,而企业版则是精华版的社区版,更为轻盈,对审核的开源项目再进行优中选优,形成付费使用模式。

第二,是技术服务型。如提供免费的开源工具,但可为开发者提供培训和收费形式的二次开发,红帽的开源收入中便包含了此种形式。

第三,是应用服务托管。这是一种构架于 PHP、MySQL 之上的开源软件,它可为企业用户提供实时交谈服务。比如Github, 目前已超过2800万开发者在上面建了5700万个代码仓库。(对于Github本身而言,很多功能是免费提供的,它的付费服务主要是面向企业客户。)

第四,便是软硬件一体,以捆绑销售软件和硬件获利。

以上这四种商业化模式正日趋成熟,越来越多的闭源巨头也走向了开源。

比如2018年,微软以75亿美元收购了全球最大的社交编程及代码托管网站GitHub。一向以“闭源”印象示人的微软,却拿下了最大的开源社区,这让不少“开源外行人士”惊讶。

其实,微软早已成为开源社区最大的贡献者,连续三年开源项目排名第一。而且, IBM、Oracle等曾经的闭源巨头,也都主动走向了开源:IBM正向开源化转型,如开发云服务、智能AI,还收购了红帽;Oracle的数据库市场则占有率很大,现在开源数据库也越来越多;谷歌开发的开源软件库Tensoflow更是拥有4000多万下载量……这些公司的开源项目甚至比商业项目更成功。

我们或许可以判断,封闭化的软件还是走不远 。

开源的争议,谁在是非之外?

不可置否的是,开源本身就是一个是非词。

从开源的商业变现方式上看,去IOE的企业无论是成本还是创新都皆大欢喜,但是那些被去掉的“IOE”,则成为了“强势的弱者”。他们耗费了大量成本去研发核心技术,但并没有得到相应的回报,还因为成本售价被迫走向了开源。

难怪开源被一些相对正统的企业家称之为是“流氓软件。”

另外,从数据安全上看,虽然国产数据库厂商对本土企业拥有更核心的掌握权,但在技术上是否真的能和老牌数据库相提并论?

以及,由于不同公司、开发者的需求、实施环境不一,从而造成开源项目的个性化、多元化,而现在的开源服务商是否真正能与企业业务相融合,拥有足够适配的灵活扩展能力?

这些都成为需要考虑的问题。

因此,开源的争议,一直没断过。并且随着开源的深入发展,还会有更多的问题暴露,有人支持,有人质疑,但总体开放的趋势不可逆转。

对于恒拓开源而言,他们希望通过开源协同打破坚硬的技术壁垒,重构产业格局,实现信息共享。马越也曾表示,“开源软件带来的是对整个行业商业模式的颠覆,能够打破软件行业的‘信息不对称’。”

刘波表示,对于目前的数字化转型,恒拓开源更希望做一个布道者和实践者,在业务上,提供的不仅是一个产品或工具,而是依托开源提供产品,使之更具通用性。

根据2019年11月刚刚发布的GitHub Octoverse报告,中国是美国之外使用开源代码增速最快的国家,在过去一年里fork(复制到自己的仓库)和clone(下载到本地)的代码增长了48%,中国用户贡献的代码则占到亚洲的31%。从2019年以来,80%的免费私人代码库在美国以外创建,而中国创建的仅次于印度。

“目前重大开源技术都在欧美,希望以后中国能成为驱动者。”

目前疫情在局部地区有好转迹象,希望其他地方能够借鉴其经验,开源中国Gitee在公告文章中写道:

“开源本来就是远程协作的结果,不见面,仍在线”、“希望(这些项目)能为一线工作者解决燃眉之急,也希望更多开发者积极参与,共同完善开源项目,使其尽早应用到疫情防控工作中去,共克时艰。”

是啊,希望开源真的能汇聚最多的力量,共克时艰。